桥亭卜卦砚的来龙去脉
来源: http://www.psumri.com  银元知识  银元图片及价格




清雍正年间,天津发生了一件令文人雅士振奋的事,一方煊赫一时而又失落已久的名砚——桥亭卜卦砚突然被天津文人周焯在泥淖中发现。

天津城西北角文昌宫的西面有座海潮庵,雍正初年,周焯偶游此地,在污泥中得一石砚,冲洗后,见砚上镌有“桥亭卜卦砚”的字样,并有元人程文海的铭文和明人赵元的跋识,当即便认定为宋代谢枋得的遗物。周焯珍爱万分,摩挲不释手,竟夜抱以寝,且名其诗集为《卜砚山房诗钞》。桥亭卜卦砚的出现,在津门学界传为佳话,吟咏此砚的诗歌及歌颂谢枋得气节操守的诗文不绝。乾隆十五年(1750年),周焯于病故前,嘱其子将此砚赠予天津文人查礼。查礼得砚,携之至京,遍征名辈题咏,辑为《卜砚集》,传布一时,桥亭卜卦砚更是身价倍增。

桥亭卜卦砚于道光年间落入大兴太守刘宽夫之手。庚子之变,又为永新段春笋所得。有趣的是,此砚似乎与天津有缘,以后几经辗转,不知怎的又回到津人手中。1936年,天津专营古旧的文运堂,一日见军阀张勋部下夹着一黄缎包来店,言称有物出售,打开一看,正是这方鼎鼎大名的桥亭卜卦砚,当即以八百银元收购下来。其后,文运堂书店又一千五百银元售予欲得此砚的天津收藏家徐世章先生。20世纪50年代初,徐先生的后人将此砚连同其它古物一并捐献给国家。

桥亭卜卦砚身上积淀着一段感人肺腑的历史故事。

从砚铭来看,此砚的主人应为南宋末年的谢枋得。据《宋史》

及《藤阴笔记》等文人笔记载,谢枋得,字君直,信州(今江西上饶)

弋阳人,宝佑四年(公元1256年)与文天祥为同科进士。德佑初,以江东提刑知信州,值元兵寇江东,枋得力战兵败,乃改名人建宁(今属福建瓯)山中。后卖卜于建宁(一说建阳)桥亭。此砚即谢枋得卖卜时用的歙砚,故名“桥亭卜卦砚”。宋亡,有人劝其出山事元,遭到严词拒绝。行省逼之北行,至大都,恸哭不食。其住悯忠寺时,见寺内壁间曹娥碑(上有三国魏人邯郸淳为因父溺死后,自己也投江而死的东汉上虞女子曹娥所作的诔词),说道:“一个小女子都能这样,难道我连她都不如吗?”于是绝食而死。由于这个缘故,历史上人们将谢枋得与文天祥并称“文谢”。

桥亭卜卦砚现藏天津市艺术博物馆。砚作长方形,砚面上横有“桥亭卜卦砚”五篆字,左右两侧有草书铭:“此吾友也,不食而坚。语有之:人心如石,不如石坚。谁似当年,采薇不食。守义贤也。”砚背正书楷书铭:“宋谢侍郎砚。”右下角有“程文海铭”四字,右有“大明永乐丙申七月洪水去桥亭易为先生祠扫地得之,闽后学赵元”。底侧、右侧分别有查礼隶书铭。对于这方古砚是否为谢枋得的原物,近年来专家们产生了争议。

其实,早在民国年间,邓之诚先生在其《骨董琐记》中就曾对此砚表示怀疑,称“或曰砚实好事者为之”。今天,如果我们进行一下科学的逻辑性分析,就会发现,这方古砚确有可疑之处。笔者曾与古砚鉴定家、天津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蔡鸿茹探讨过这个问题,她说:“据考证,谢枋得并没做过侍郎,其砚铭有‘谢侍郎’之称,这就是个疑点。另外,程文海于宋之后,投降元朝,曾奉命去江西为元统治者搜访人才,谢枋得曾是他物色的对象之一,但遭到谢的拒绝。像程文海这样旧称‘贰臣’的人,在砚上大书‘不食守义’,歌颂谢枋得对宋朝的坚贞,岂非自打嘴巴?”蔡所言颇有道理。然而,不管怎么说,桥亭卜卦砚起码也是二百多年前的一件古物了,更何况它还记录了清代津门文界的一件盛事及其与津人的一段缘分。

上一篇:十砚公玩砚丢乌纱
下一篇:海外古玩收藏家的宠儿:中国瓷器


最新价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