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大清历史】清风不识字 【大清历史】何故乱翻书——吕留良、曾静奇案
来源: http://www.psumri.com  银元知识  银元图片及价格




清朝出过无数文字狱案,雍正年间的吕留良、曾静案便是其中的一桩。此案是一件冤案,也是桩奇案,死人被开棺戮尸,主犯却无罪开释,还被统治者优厚相待。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,新君继位后,不顾父命将主犯处死,其中的缘由诡秘莫测。

吕留良其人

吕留崇良德,(字今用浙晦江,桐又乡字)庄人生,,出号生晚于村明,崇浙祯江二年(1 6 2 9)。明崇祯十七年(1 6 4 4),清兵入关,定都北京。与同时代的许多人一样,吕留良散尽家财,襄助抗清义军,谋图恢复明朝的统治。无奈大势已去,吕留良心灰意冷,归家授徒。

顺治十七年(1 6 6 0),吕留良曾参加科举考试,中了秀才,接下来的几次进京赶考却都名落孙山,加上与黄宗羲、黄宗炎等具有民族主义思想的文人相互往来,他醒悟科举的丑恶,对自己的行为懊悔不迭,从此不再步入科场,与清廷彻底决裂。

吕留良自此闭门著书,选评历代优秀的八股文,并将其汇集成《时文评选》刊刻发行,因此声名大噪,被士子们尊称为“东海夫子”。康熙十八年(1 6 7 9),清廷开博学鸿词科,浙江省官员推荐吕留良,他誓死不从。次年,地方官再次举荐,吕留良索性落发为僧,法名耐可,闭门谢客。康熙二十二年(1 6 8 3),吕留良病死,享年5 5岁,著有《吕晚村文集》、《东庄吟稿》等。

策反岳钟琪

吕留良虽然已经去世,但他的著作仍然在读书人中流传,湖南文士曾静便是在这一时期见到了吕留良的文章。曾静生于康熙十八年(1 6 7 9),比吕留良小了5 0岁,他自负才华横溢,然而屡第不中,心中愤懑,对清统治者起了抵触情绪。当他看到吕留良的著作中有论及“夷夏之防”以及封建井田等言论时,精神大为振作,派门生张熙前往浙江吕家访求书籍。当时吕留良已死,其子吕毅中将父亲遗留下的文稿全部交给张熙。张熙还结识了吕留良的两个门生严鸿逵和沈在宽。此后,曾静与严鸿逵、沈在宽书信来往,频频赋诗相赠答,书信中流露出对清廷的强烈不满,甚至秘密商议反清复明之举。

然而几个书生如何能推翻偌大的大清朝?曾静和张熙思来想去,想到了川陕总督岳钟琪。岳钟琪是四川成都人,他在康熙帝征讨西藏的时候立下了大功,被提拔为四川提督。后跟随年羹尧讨伐罗卜藏丹津,再度立下汗马功劳,升至甘肃提督兼甘肃巡抚。年羹尧被赐自尽后,他继任川陕总督一职。岳钟琪是有名的战将,又是汉人,曾静以他姓岳而认为他是岳飞的后裔,于是想劝他起兵反清。

雍正六年(1 7 2 8)九月,张熙带着曾静写的书信拜见岳钟琪。岳钟琪原本还不在意,当他看到书信中不仅劝他反叛,而且列举了雍正帝“谋父、逼母、弑兄、屠弟、贪财、好杀、酗酒、淫色、诛忠、任佞”的十大罪状后,当即吓出了一身冷汗。他将张熙打入监牢,命狱卒严刑拷打。张熙却是个硬汉子,死活不吐露自己的真实姓名,只说是师傅夏靓派他送信的。拷打得狠了,他便胡乱招口供,说是孔夫子派他来的。岳钟琪气急,命人上夹棍,将张熙折磨得死去活来。他便又改说幕后主使者是岳飞,令岳钟琪又好气又好笑。

将计就计套口供

岳钟琪见拷问不成,便心生一计。他吩咐狱卒释放张熙,并请人为张熙疗伤,又让同是湖南人的咸宁县县丞李元装作幕僚,前来照顾张熙。张熙起初觉得莫名其妙,对李元怀有戒心。李元舌灿莲花,说岳钟琪饱受清廷猜疑,早欲起事,只是可惜孤掌难鸣,无人帮助。张熙堂而皇之前来投书,岳钟琪甚为敬佩,然而耳目在侧,为了避免旁人见疑,只好先将他刑讯,后作~商议。

张熙闻言又惊又疑,怕其中有诈。伤势略好之后,岳钟琪频频来访,与他促膝交谈,还向天盟誓愿同生共死起事反清。张熙到底还是个书生,不识岳钟琪此等官场中人的心机,便信以为真,对他透露了自己的真实姓名,表明他的老师不是叫夏靓,而是叫曾静,并说曾静对吕留良的著作推崇备至,曾派他赴吕家寻求遗著,还供出了曾静与吕留良弟子严鸿逵、沈在宽往来密切的关系。

岳钟琪审出实情后,喜不自禁,连夜拟好奏章,将张熙不肯招供,自己如何设计盟誓引诱其吐露详情之事呈报给雍正帝。

雍正帝看到奏折后,大为感动,竟留下了眼泪,表示岳钟琪为国为民盟誓天地可鉴,神灵若得知,定会为他消灾灭罪,赐福延寿。同时他不忘叮嘱岳钟琪,稳住张熙,不要让其生疑。

一边是岳钟琪继续好言好语套供张熙的话,一边是雍正帝命令湖南巡抚王国栋捉拿曾静,并令刑部侍郎杭奕禄、正白旗副都统海兰一同前往湖南会审曾静。曾静本想彰显气节,然而一经严刑拷打便供认不讳,将经过全部如实说出。曾静被押进京,张熙也被逮捕,此时才知道受到了蒙骗,然而悔之已晚。

一案连一案

雍正帝对此案高度重视,他立即派浙江总督李卫逮捕吕留良的后人以及严鸿逵、沈在宽等人,并搜出了严、沈秘密编抄成册的吕留良文集及其他吕留良的著述、日记。

雍正帝翻阅吕留良遗著时,发现其中不乏直接攻击大清和康熙帝之语,他勃然大怒,派人从严审理吕留良、曾静一案。

此案株连甚广,惊动了几个省,从雍正七年1 7 2 9)五月定案至雍正十年(1 7 3 2)十二月结案前后延续了3年半时间。已经去世多年的吕留良被开棺戮尸,其文集、日记、书信等尽被焚毁。案发后吕留良长子吕葆中忧愁而死,但仍然逃脱不了剖尸枭首的命运。次子吕毅中被判斩立决,吕氏子孙、兄弟伯叔兄弟之子,及妻妾姐妹等流放宁古塔,给披甲人(下层旗人军士)为奴,家产充公。

严鸿逵被判凌迟处死,然而严鸿逵在结案前已病死监中,故而枭尸示众,其祖父、父亲、子孙兄弟及伯叔父兄弟之子,凡男子1 6岁以上者皆斩立决,男子1 5岁以下者及严鸿逵之母女、妻妾、姐妹发配给功臣之家为奴。沈在宽被凌迟处死,其家人按律治罪。吕留良的一些门生、相关的刻书出版人员以及对吕留良深表同情的文人也被处死或充军。

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,这仅仅是一个开始。雍正帝之所以对此案大张旗鼓,是因为曾静在投给岳钟琪的书信中列举了他弑父等1 0条罪状。雍正帝疑惑的是,这些都是不宣扬于外的宫中秘闻,而曾静不过是个因科考失利对朝廷有所怨怼的山村野夫,见识短浅,他是怎么得知康熙末年皇子争夺帝位的细枝末节?正是这件事引起了雍正帝的警惕,他做梦也料想不到天下人如此议论他,觉得突兀又愤怒,于是下令追踪消息的来源。

首先审讯的对象是曾静,曾静在严刑逼供和循循诱导下,早就失去了气节,对大清俯首帖耳,卑躬屈膝,将罪状全推到吕留良身上,对雍正帝极具阿谀奉承之事,称自己识浅见小,错听谣言,今蒙皇上金丹点化,幸而已转人胎”云云。

所以不用动大刑,曾静就自动将所听所闻的来源供出来,说是从湖南安仁县生员何立忠和永兴县医生陈象侯那里听说的。雍正帝派人下去调查,顺藤摸瓜,终于辗转查出这些话是皇八子胤、皇九子胤 的心腹马守贵、达色、蔡登科等人传出的。

雍正帝是在残酷的争斗中得到皇位的,继位后,他对当年与他争夺皇位的兄弟们展开了报复,胤 、胤 分别被改贱名为“阿其那”、“塞思黑”,他们的同党被流放至广西。这些人在流放途中,大肆攻击雍正帝,编造了许多或真或假的宫廷内幕消息。路人信以为真,四处传播。案情水落石出后,雍正帝马上借此机会肃清胤 一派的残余势力。

至此,吕留良、曾静一案已告结束,余留的唯一问题便是给曾静、张熙这两个首犯定罪量刑。吕留良一家被抄家灭门,严鸿逵、沈在宽也被处以极刑,人们都以为曾静、张熙也逃脱不了凌迟处死的下场,谁知雍正帝竟然作出了一个在旁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决定!

出乎意料的处理

刑部审讯、九卿会审后,将此案定性为谋逆案,按照律法,曾静凌迟处死,其祖父、父、子、孙、兄弟及伯叔父、兄弟之子等男1 6岁以上者,依律斩立决;男子1 5岁以下者及母、女、妻、妾、姐妹、子的妻妾等赐给功臣家为奴;财产充公。张熙与曾静共谋不轨,也应凌迟处死。

刑部将会审结果上奏皇帝,雍正帝却对此不以为然,决定无罪开释曾静、张熙两人。他认为,虽然曾静和张熙试图谋逆,罪不可赦,然而曾静是受悖论迷惑,而且无反叛之事,现已翻然悔悟,改过自新。况且曾静只诋毁他自身,没有像吕留良一样辱及先祖,所以可以饶恕。更为重要的是,如果不是两人投书,他至今仍不知道吕留良、阿其那、塞思黑等奸臣逆贼的罪行。

对于雍正帝的决定,王公贵族和朝中大臣们都难以理解,他们认为曾静罪不可赦,不能免死,于是又上了一道奏折请求依律处死曾静。雍正帝却坚持己见,说他已考虑周详,让王公大臣们不必再奏。诸臣见此,只好作罢。雍正帝后来又降旨,告诫各方人士不得中伤治罪曾、张两人,“朕之子孙将来亦不得以其诋毁朕躬而追究诛戮之”,也就是说,就算是他的子孙将来也不准因这两人诋毁他而将其治罪。

除此之外,雍正帝还干了一件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。雍正七年(1 7 2 9)五六月间,雍正帝接连颁布上谕,批驳吕留良的邪说悖论。他还和曾静面对面地辩论,借以阐发自己对华夷之辨的见解。

不久,雍正帝亲自主持编撰了《大义觉迷录》一书。此书共4~卷,内收雍正上谕1 0道,审讯词和曾静供词4 7篇,张熙等口供2篇,后附曾静的忏悔书《归仁说》一篇。“上谕”部分主要关于两个方面,一是雍正帝对吕留良夷夏大防言论的批驳,他认为夷夏本是一家,为大清的正统地位辩护;二是雍正帝对曾静指责他弑父、杀兄、屠弟等1 0条罪状,逐条进行反驳。他认为这是阿其那等人心存恶意,故意传播的谣言,并针对各条罪状一一批驳,透露出了他如何继位、如何对待父母兄弟、兄弟又是存在何种险恶之心的宫廷内幕,

雍正帝为此专门发布谕令,要求将此书颁行天下各府、州、县,下令地方上的学府都要收藏一本,让所有的读书人都能看到这本书,如果查出没有备有这本书,或者没有听说过这项旨意,必将重惩当地的学政。

雍正帝不仅赦曾静、张熙两人无罪,还钦点他们四处宣讲《大义觉迷录》,批驳吕留良、胤等人的言论,颂扬当朝皇帝的功德。雍正八年(1 7 3 0)正月二十三日,在刑部侍郎杭奕禄的带领下,曾静、张熙开始赴江苏、浙江、陕西各地宣讲。巡讲完后,雍正又下旨令湖南巡抚赵弘恩,将曾静接回湖南老家,奖赏一千两白银。

乾隆帝翻案

吕留良、曾静一案似乎已告一段落,然而乾隆帝继位后,此事又起波澜。乾隆帝刚登上皇位,便缉拿曾静、张熙,将两人凌迟处死。随后又宣布《大义觉迷录》为禁书,下令追缴销毁,严禁私藏,违者严惩。

最终,吕留良、曾静一案以戏剧化的结局和血腥的杀戮落下了帷幕。

上一篇:【大清历史】权倾朝野的二皇帝——贪官和珅
下一篇:【历史故事】洪承畴降清之谜


最新价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