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倡伎制
来源: http://www.psumri.com  银元知识  银元图片及价格



倡伎也是由婢妾演变而来。某些容貌出众并具有一定文艺才能的婢妾,往往会受到主人的宠幸,并以歌舞为统治者服务。汉代乐府机关的许多“讴员”(有时多达上千人),实际是一批能歌善舞的女奴隶。当然,她们中的一些得宠者也可以由歌舞伎一跃而为后妃,如汉武帝的李夫人和汉成帝的赵飞燕(即孝成赵皇后)便是。

除汉代的“乐府”外,隋代的“习艺馆”,唐代的“教坊”,以及宋元的“瓦肆”、“行院”等,也都是伎女的献艺之所。唐宋时还有官伎和军伎,籍隶一定的管理机构,专门供官员和军队的役使。唐代中期以后,“教坊”开外雇之业,某些伎女由卖艺而开始卖身,即元稹《宫词》所说的“念奴潜伴诸郎宿”。而有些封建文人也便养成了狎妓的习惯。由于文人与妓女在人生坎坷、沦落不遇的一点上是相同的,所以他们之间很快便有了共同的语言,即白居易《琵琶行》所说的: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”反映在文人作品中,便是妓女生活的题材占了相当的比重。其中有些文人与妓女间还建立了真挚的感情,如北宋的柳永便是十分典型的一位。柳永生前,一方面“奉旨填词”,一方面倚翠偎红,寄情于秦楼楚馆。而他死后还是靠妓女凑钱才将他安葬于枣阳县的花山。(《岁时广纪》卷十七引《古今词话》)南北朝以后,富贵之家开始蓄养家伎。到了唐宋,士大夫及文人蓄养家伎的现象已十分普遍。这些家伎通常被称为小姬。著名文人如白居易、欧阳修、晏殊、苏东坡等,身边都有小姬随侍。白居易的“樱桃樊素口,杨柳小蛮腰”,以及姜白石的“自作新词韵最娇,小红低唱我吹箫”(《过垂虹》),都是写自己身边的小姬的。甚至连那位抗金英雄辛弃疾,在其报国无门、壮志难酬的时候,也要“唤取红巾翠袖,揾英雄泪”。(《水龙吟.登建康赏心亭》)唐宋以后,随着城市工商业的发展和士大夫文人对声色的喜好,青楼妓馆大量增加。尤其在江南地区,还有人专门收养幼女,从小对她们进行诗词舞歌及琴棋书画方面的训练,待其长大后再卖给达官贵人,以此牟取高利。此即扬州人所说的“养瘦马”。这些经训练之后的妓女既是艺员,又是奴隶,而其中颇不乏品德、才艺超群的女性。如明末清初以李香君、柳如是等为代表的“秦淮八艳”,便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总起来看,媵妾制的产生虽然有着一定的历史原因,其流变情况也比较复杂,然作为一种婚姻形态,无疑是侮辱摧残女性的罪恶渊薮。它之被历史所淘汰是必然的。时至今日,任何文明社会都不会允许媵妾制的沉渣再泛起了。

上一篇:大功
下一篇:小功


最新价格